絕望與希望:音樂創業創新的困局|回顧2015-2020(1)

小鹿角編輯部  | 音樂財經CMBN |  2020-01-16 13:46 點擊:
【字體: 】   評論(

大浪淘沙始見金。

article_pic/20200116062316.jpg

2019年,十個創業者,九個難,不管你是國民老公王思聰,還是草根創業者。

2015年,十個創業者,九個膨脹過,不管你是國民老公王思聰,還是草根創業者。

市場環境瞬息萬變,上一年感覺錢還在滿天飄的時候,FA告訴你“趕緊花錢,趕緊做項目,放心,有我們幫你找錢?!?/span>

下一年,似乎一夜之間金錢幻境就消失了,你的FA也消失了,資本環境愈發艱難,互聯網寒冬來襲,融資額斷崖式下滑,經濟寒冬來得比想象中要慘烈。辦公室租金、人員工資、五險一金、項目成本……甚至水電費,對創始人來說,這些日常運營開支開始變得觸目驚心起來。

在順境時,創始人品嘗紅利的好處,在逆境時,創始人品嘗舉步維艱的難處。在資本退潮后,無數個掙扎的影子里,有夢想、野心、面子、金錢與希望。

回顧2015-2020,這五年來發生在音樂領域創業創新的摸索與折戟沉沙的往事,也是中國音樂產業的40多年發展歷程中的一個階段性縮影。

在經濟寒冬的背景下,我認為更有建設意義的回顧和思考是: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明星公司和看似精明的創始人,忘記了商業的本質,陷入了激進擴張的“虛榮幻境”中難以自拔?

過去五年來,中國這一批音樂公司在模式的摸索上,沉淀的價值到底是什么?

支撐一個互聯網音樂產品或者一家音樂公司可持續發展所具備的能力,哪些才是關鍵?人脈關系、內容優勢、資本雄厚、人才架構、組織管理、風險內控、把握人性?

在經歷了上一輪資本淘金熱潮洗禮后的創業者們,未來擺在面前的路是清晰的嗎?

當我把時間拉長到五年這樣一個維度時,試圖發現真正決定一家企業長期價值的關鍵所在。雖然答案隱隱在心中,但我會在梳理完整個系列之后,去嘗試回答上述的疑問。

研究過去,是為了將目光投向更長遠的未來。

當我們在討論未來音樂行業的機會與競爭時,我也始終相信,創新需要勇氣,需要試錯。迎接每一位個體的,依然會有一個令人興奮的未來。在每一個細分領域,每一個人依然有機會去創新和創造,去重新定義個人的未來。

1

阿里星球

音樂產業鏈互聯網交易的一次重挫

article_pic/20200116048183.jpg

記憶指數:6顆星

品牌創始人:高曉松、宋柯

產品定位:粉絲、直播、音樂、幕后為一體,全方位覆蓋音樂制作到消費的泛娛樂交易平臺

推出時間:2016年5月

其間的發展:上線之初,阿里星球分為粉絲游樂、天天視聽、幕后英雄三個版塊。但APP最早的用戶多為明星的粉絲,故將調整后的重心放在了粉絲運營上。功能版塊調整為粉絲游樂、天天視聽和星球商城,原本的幕后英雄成為了星球商城中的一個功能按鈕。

2016年12月的版本更新中停止了音樂服務,界面提示“阿里星球已經停止收藏、歌單、本地音樂服務”并強迫引導到蝦米音樂的下載頁面。天天動聽在被升級之前,擁有上億的用戶。

當下現狀:關停,品牌消失

原因分析:每一個曾參加過阿里星球那場聲勢浩大的發布會的媒體記者,對那場高朋滿座的豪華盛宴應該記憶猶新。高曉松、宋柯在思考如何借助阿里的金錢、生態和優勢,如何實現顛覆式創新的時候,當時未嘗不是真誠的。

時任阿里音樂集團的董事長高曉松不僅在法國戛納大談中國的粉絲經濟,在國內演講中對大眾講解“音樂生產過程的衍生創新”。但傳統行業的基因,卻未能賦予阿里星球更長的生命力。

2017年,高曉松首次公開反思,“我都覺得我在阿里做了一個錯誤的決策,就是把天天動聽改造成阿里星球。如果當時我能夠想到兩年以后,蜻蜓和其他的音頻平臺做到這么大,當時應該覺得把天天動聽改成內容平臺?!?/span>

無論如何,在音樂流媒體不斷發展的同時,迅速否定了音樂播放器的用戶價值,一舉放棄原有用戶優勢,一舉把一個紛繁復雜的行業交易鏈條全部搬到了移動端APP上,這種孤注一擲多少顯得有點不可思議。

音樂的產業互聯網機會到底在哪兒?

阿里星球的出現有其行業服務價值,只是,阿里星球到底是To B服務于音樂行業,還是To C服務于粉絲經濟,至今依然是面孔模糊的。如果一款產品復雜到用戶看不懂,基本上失敗也就是注定的命運了。

如今,天天動聽和阿里星球都已消失在10年代。蝦米音樂的存在感也已大幅度降低,被劃歸到了創新業務事業群,未被關停,對于蝦米的用戶來說,也是極大的安慰了。

在2019年阿里選擇投資網易云音樂新一輪融資后,不知專門針對00后群體的唱鴨APP是否能彌補阿里在音樂板塊的遺憾?

閱讀舊文:天天動聽“死了”,蝦米音樂會持續隕落還是上演反轉?

2

樂視音樂

大樹將傾,藤之焉附?

article_pic/20200116071680.jpg

記憶指數:5顆半星

品牌創始人:賈躍亭

產品定位:以“音樂+科技+互聯網”為定位的音樂產業價值鏈垂直整合平臺

推出時間:2015年

其間的發展:早在2014年,樂視便聯手汪峰首次嘗試了演唱會付費直播,共吸引到7.5萬次付費觀看,為樂視創造了超過200萬元的收益。

2015-2016年,樂視音樂合作的明星藝人包括李宇春、華晨宇、鄧紫棋,還采買了草莓音樂節、迷笛音樂節、美國Ultra電音節等現場演出,以及包括金曲獎、格萊美頒獎禮等重量級音樂頒獎禮的直播。

2016年,樂視音樂引進了韓國人氣嘻哈音樂真人秀《Show Me The Money》,可惜的是一直未能解決招商和中文版節目落地制作的問題。

同年,樂視音樂也全面進軍線下演出市場。除了與城市理想聯合運營了國內首家智能音樂空間——東區故事D.Live生活館,還宣布簽下五棵松體育館為期五年的冠名權。此外,樂視音樂還擁有一款定性為“移動音樂電視臺”的APP——看音樂”。

當下現狀:團隊解散,但樂視視頻還在,旗下的樂視音樂品牌也還在。

原因分析:大樹將傾,藤之焉附?

樂視音樂在財務上不能擁有獨立公司的自主權,雖然試過獨立融資,但大勢已去,核心還是受母公司樂視網債務危機牽連。

雖然樂視擅長炒作概念,開PPT發布會,但總的來說,樂視音樂對現場音樂直播模式的摸索,在行業內掀起了一股狂潮,依然是有探索意義的。

與體育賽事直播的版權賣出天價的同時,當時音樂直播的版權卻停留在幾百萬元,大多數海外音樂節的直播甚至可以少花錢和不花錢。以體育賽事為例,直播版權屢創天價的同時,球迷在線上看比賽的習慣已經被電視臺養成,而樂迷消費現場音樂的核心空間依然是在線下。

熱潮退去后,現場音樂的直播到底怎么做才會實現流量與商業的雙贏?現場音樂直播的競爭力到底體現在哪里?我們將在之后的文章里具體探討。

閱讀舊文:樂視音樂:顛覆免費,重新定義音樂價值

3

多米音樂

巨頭夾擊下,劉曉松的抉擇

article_pic/20200116027272.jpg

記憶指數:5顆星

品牌創始人:奉佑生、劉曉松

產品定位:一款集本地音樂播放、在線音樂播放、歌曲搜索、歌曲下載、分享音樂等功能于一體的完全免費手機音樂軟件

推出時間:2010年

其間的發展:2011年9月,多米音樂獲得A8音樂1900萬人民幣投資;2012年9月,獲得華誼兄弟300萬美元投資;2014年6月,A8音樂和金昌投資聯合投資多米1.4億元。

2015年,華誼兄弟和磐石資本又共同投資億元人民幣以上。同年8月,多米上線了粉絲社交互動平臺偶撲。粉絲可以在平臺及時了解到自己偶像的最新行程和動態,分享偶像圖片和高清視頻等。

2016年,光線傳媒補投D輪6800萬元。到2016年9月,多米音樂成功掛牌新三板,成為國內第一家登陸新三板的音樂公司。交易后,多米也成為了音樂風云榜年度盛典的唯一移動投票合作方。

當下現狀:2018年2月28日服務器下架,無限期停止音樂服務

原因分析:缺乏版權、用戶流失、成本高企、商業模式不穩定

閱讀舊文:倒在黎明之前

4

echo回聲

流星的遺憾:明星音樂產品的沉寂

article_pic/20200116095277.jpg

記憶指數:5顆星

品牌創始人:劉莙怡

產品定位:啟維文化旗下文化基于彈幕社交與特色3D音樂的APP

推出時間:2014年9月

其間的發展:echo回聲APP上線僅三個月,用戶就突破100萬,到2015年11月,用戶數已接近1500萬,付費用戶占到8%。

在獲得來自藍馳創投的數百萬人民幣融資后,2015年完成了由美圖秀秀領投的數千萬人民幣B輪。2016年,香港影業向啟維公司投資3000萬美元,認占啟維公司已發行在外總股本的20%,估值達1.5億美元。

此后,echo殺入音樂節領域,在上海舉辦了第一次echo回聲嘉年華音樂節,在上海黃金地段淮海中路建立了自己的Livehouse M64,宣布成立新銳原創音樂廠牌“淺川十七”及先鋒電音廠牌“海山電音”,完成“echo未來音樂人·百人簽約計劃”。

這些消息基本上來自2016-2017,查詢可以發現,啟維文化公眾號最新一篇文章更新于2018年4月19日,echo回聲公眾號更新于2018年11月。

新聞報道也顯示,劉莙怡2018年后也已轉向了新項目Musiclife,她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輔佐其父劉開明,一起加入到音樂區塊鏈淘金大潮。最近一次搜到劉莙怡的新聞是“還未上線就決裂,馬佳佳和MusicLife最終分道揚鑣”。

當下現狀:沉寂,APP維持運營

原因分析:作為一家針對于90后的互聯網音樂產品,在拿到巨額融資后,在戰略上出現了混亂:

進軍高成本重運營的線下。第一次舉辦線下音樂節,重金邀請Jessie J、李宇春、孫燕姿、樸樹、蔡依林、小野麗莎、薛之謙,花費重金裝修開咖啡館、酒吧等;

進軍上游內容,短期內寄希望于解決版權問題。echo先后成立了原創音樂廠牌“淺川十七”及電音廠牌“海山電音”,號稱簽約百位音樂人。問題是,廠牌運營和藝人經紀同樣屬于需要精細化運營的傳統行業,耐心、細心、精細化、專業化、服務精神,都決定了這些重運營的內容不適合初創互聯網平臺分心去做;

版權風險和訴訟風險當時始終未能妥善解決。曲庫里的音樂都是在原版音樂的基礎上進行3D音效處理或者翻唱而成的。還有一部分內容也有用戶自己上傳的音頻,內容的質量也難以保證;

管理成本與組織建設。一家尚處于成長期的公司,其實沒有必要在北京和上海兩地設立辦公室,進軍線下運營空間,又是一波人,一套不同的管理體系。無論如何,多元化業務、多地辦公室所造成的溝通成本、管理成本和項目成本,是一個挑戰。

總的來說,互聯網音樂競爭慘烈,大把錢砸下來,錢花了,跑偏了,卻喪失了原本的核心競爭力,用戶價值才是互聯網音樂產品的核心競爭力。

5

音悅臺

壓中了音樂視頻和粉絲經濟

為什么路卻這么艱難?

article_pic/20200116031673.jpg

記憶指數:4顆半星

品牌創始人:張斗

產品定位:寬客網絡公司旗下的音樂MV視頻平臺,圍繞粉絲提供MV視頻資訊、音樂視頻在線觀看、購買明星專輯、MV分享等服務

推出時間:2009年7月

其間的發展:2010年,音悅臺推出了自己的“音悅V榜”榜單,參考數據包括MV下載數據、評論數據、微博播放數據、開放平臺數據等。

2012年,音悅臺獲得東方富海4000萬元A輪融資,此后,音悅臺開始布局商城、直播、自制節目、線下活動等產業。

2013年,音悅V榜開始舉行每年的音樂V榜年度盛典,獎項設置上,現場直播中還加入了一些實時數據PK的獎項。

2014年4月15日,一場對偶像行業具有前瞻性意義的音悅V榜——TFBOYS、防彈少年團、Super junior-M、MIC男團等嘉賓參與的盛典,預見了接下來幾年,TFBOYS的爆紅,偶像經濟在內娛市場的爆發。

2015年,音悅臺注冊用戶數超4千萬,4月,宣布B輪融資3500萬美元。此外,音悅臺還啟動了“音悅Stage”項目選拔練習生,希望能孵化出更多人氣新人。

當下狀況:艱難維持運營

原因分析:數據遇挫。在UGC逐漸起勢的背景下,以優酷、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為代表的PGC長視頻平臺的競爭更加激烈了,粉絲流動性大,忠誠度低,何況定位為專業的音樂視頻平臺?更不占競爭優勢。而隨著直播和短視頻的強勢崛起,互聯網流量被眾多競爭對手瓜分和搶占,留給用戶看專業音樂視頻的時間簡直少得可憐;

融資遇挫。融資環境惡化,運營成本卻逐年高漲,例如,視頻版權成本高企,由于資金緊張、盜版MV橫行,公司深陷版權糾紛的泥潭當中;

燒錢速度過快。B輪融資后,公司開啟了跑馬圈地的時代,布局產業鏈,電商平臺、直播、自制內容、線下活動等無一不是需重金投入的領域。但細分市場的不成熟,過于激進的擴張策略,很快讓音悅臺陷入了“拆東墻、補西墻”的財務危機之中;

品牌口碑。在2017年,音悅臺陸續被曝現金流問題、拖欠員工工資和內部管理混亂等問題,此外,音悅V榜因為票數造假的黑幕問題被粉絲吐槽,再加上2019年音悅臺拖欠坤音娛樂800多萬專輯銷售款項的輿論風波,也對音悅臺和創始人張斗的品牌口碑造成了致命打擊。

總的來說,音悅臺踩中了音樂視頻和粉絲經濟這兩個大方向,卻一直堅持在PGC領域,未能在運營中及時調整策略,擴張中過于樂觀,缺血壓力導致的種種混亂,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閱讀舊文:音悅臺張斗:只有粉絲經濟能救音樂產業,只有專輯榜能救唱片市場

6

一起唱

燒錢后的一地雞毛,90后創業明星走下神壇

article_pic/20200116077756.jpg

記憶指數:4顆半星

品牌創始人:尹桑

產品定位:集K歌預訂、社交、互動娛樂、娛樂和市場服務為一體的一站式KTV服務

推出時間:2012年

其間的發展:截至2014年底,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城市的100多家線下KTV使用了一起唱的點歌系統,一切都發展順利。創始人尹桑更是90后創業中的佼佼者,接二連三獲得IDG的大筆資本注入。2016年陷入倒閉危機。

當下現狀:品牌沉寂,最新的一條消息是發生于2017年5月上海的勞動報酬糾紛執行實施類執行裁決書。

原因分析:融資不利,對未來過于樂觀。為了追趕行業競爭對手,大幅擴張加大產能,敢在融資未到賬之時,就大幅采購設備將賬面僅剩的資金花得一干二凈;

對內管理不利,公司不斷進行規模擴張,尤其是2015年,人員從100人迅速擴到600人,人力成本成為公司沉重的負擔,內部管理松懈,舉辦盛大的年會等,鋪張浪費;

雖然融資失敗是引發崩潰的導火線,但CEO寄希望于融資擴張業務,對公司賬面現金的管理能力之差,也給行業留下了一個深刻的教訓,值得后來者警惕。

閱讀舊文:“一起唱”融資失敗瀕臨倒閉,IDG八千余萬元押注打水漂?

7

合音量APP

傳統音樂基因的互聯網挫折

article_pic/20200116013185.jpg

記憶指數:4顆星

品牌創始人:鄭鈞

商業模式:音樂眾創類產品

推出時間:2015年

其間的發展:合音量是鄭鈞跨界互聯網打造的一款音樂創作APP,用戶在APP內進行音樂創作,展示音樂才華,分享音樂創意?!昂弦袅俊逼脚_負責整理,加工平臺內的原創內容,創造版權價值。最終的版權歸創作者所有。

成立之初,合音量完成百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合音量加盟太合音樂集團,同時鄭鈞出任太合首席架構官,負責集團旗下的合音量為代表的音樂原創事業發展規劃、產品運營、內容統籌以及資源整合。隨后合音量推出全球原創音樂現金榜“T榜”,參與的音樂人可享受高達2000萬現金+1億元資源的獎勵。

同年11月,合音量宣布正式啟動全新音樂人扶持計劃——“T制造”,并在隨后與寶庫劉明輝、鍵人樂隊、冰塊先生等多元化音樂人合作巡演計劃。

當下現狀:APP已無處查詢。

原因分析:音樂的眾創不是沒有機會,但當時的市場成熟度和團隊能力,難以在融資過程中,進一步向資本證明其商業想象力。

而在被太合并購后,在其生態內按理也可以形成聯動效應,產生優質版權,但由于一直處于燒錢狀態,UGC品質又難以保證,關停及時止損的決策是對的。

閱讀舊文:鄭鈞:“資本伸到了每個角落,卻沒放到創作上”

8

落網

音樂情懷與商業現實之間的差距

article_pic/20200116068387.jpg

記憶指數:4顆星

品牌創始人:胡建國

產品定位:從個人音樂分享網站到線下音樂空間“落”

推出時間:2003年9月(落網創立時間)

其間的發展:2007-2013年,落網共收到國內外的會員捐助的96128.53元人民幣、2156.7美元。2013年,落網成立十周年,廣州新噪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胡建國任總經理。

2014 年,落網發售聯合了10位獨立音樂人,發行了一張《獨立計劃壹》實體合輯進行售賣。

2015年,落網以股權眾籌的形式完成了400萬元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投資人均為愿意投資50萬元以上的落網用戶)。

2016-2017年,落網迎來飛速發展期。

2016年3月,落網又以股權眾籌的形式在開始吧發起了廣州落音樂空間的眾籌;12月,繼續在多彩眾籌發起了北京落音樂空間的眾籌。

兩次眾籌基本上都在當日內就籌到了目標金額,其中,廣州店原本設定的100萬元的眾籌金額,最終以接近184萬元結束,支持人數達1296人;北京店在多彩投的認購進度則達到了155%,回報1%音樂空間分紅權的6萬元全部20份也被銷售一空。兩家門店分別在2016年6月和2017年5月正式開業。

2017年,落網上線付費期刊板塊。同期,兩家線下空間都處于持續虧損狀態。那一年的11月,胡建國發布關店通知,兩家門店停止營業,并把轉讓后的資產所得按照比例退還給所有共建人。

2017年12月,落網被爆出拖欠款項,并在2018年年初,被來自北京的30名落音樂空間共建人(即該線下空間的股權眾籌股東)集體告上了法庭。

當下現狀:僅在微信公眾號和微博等社交平臺繼續更新分享文章,等待重新出發的機會。

原因分析:音樂情懷可貴,創始人堅持十年是一種能力。但當音樂情懷無法管理現實瑣碎時,這就變成了一場災難,甚至外化到資本對行業能力的信任危機;

主營業務不清晰。盡管商業模式看上去十分多元,公司發展期間也有負責融資和資源整合的合伙人加入,但思考如何建立起能夠支撐起公司的主營業務,無論如何,不應該成為創始人逃避的問題;

對于重大投資,賬能不能算得過來?創始團隊是否具備縝密的計算的能力,而后做出決策,成功的幾率會大大提高。

從這幾年線下音樂空間在各地的發展來看,實現文藝理想與商業良性發展的平衡,成功者大有人在。但確實,選址、內容管理、團隊管理、成本管控、財務報表等瑣碎的細節,無一不考驗著團隊的精細化管理能力。但落網空間運營的混亂,無法交代的財務報表,是令投資人感到遺憾和痛心的地方。

閱讀舊文:落音樂空間的困境

9

碎樂APP

打響音樂社交,一匹黑馬還是曇花一現?

article_pic/20200116037897.jpg

記憶指數:3顆星

品牌創始人:汪峰

產品定位:一款音樂人和用戶親密連接的互聯網音樂產品

推出時間:2016年

其間的發展:碎樂,顧名思義,碎片化的音樂,是音樂的全新品類,歌手汪峰深度參與了碎樂研發、運營。

汪峰希望實現的目標是,不僅僅是音樂人,普通大眾也可以通過碎樂,隨時隨地創作及分享自己的每個音樂瞬間。好處是避開了版權成本,能大大降低內容生產的門檻,讓普通用戶也有上傳內容的動力。2017年1月,汪峰發布微博稱,碎樂用戶已近百萬。

當下現狀:2018年7月,已更名為菠蘿BOLO

原因分析:盡管汪峰將碎樂與其個人品牌進行了綁定,通過自己的人脈邀請了很多音樂界人士入駐,也積累了一批用戶。

但是,一方面,當時碎樂引發的新鮮感不具有持續吸引力,其實是一個To音樂人的產品,這與汪峰To C的初衷是背道而馳的;

另一方面,當時音樂短視頻處于風口,雖然競爭慘烈,但作為一款互聯網產品,當碎樂模式未能產生化學反應,路越走越窄后,轉型到視頻之路也就成為了必然選擇。

閱讀舊文:愿做音樂內容的“試金石”,碎樂APP除了“汪峰”還有更多

10

野馬現場

獨立音樂的現場直播模式遇挫

article_pic/20200116081382.jpg

記憶指數:2顆半星

品牌創始人:李宏杰

產品定位:專注于世界范圍內的音樂演出現場直播

推出時間:2015年

其間的發展:2015年,野馬完成了由九合創投領投,汪峰作為發起投資合伙人的千萬元Pre-A融資。此前,它已經獲得了九合創投、汪峰及一些天使投資人的資金,當時的估值在2000萬元。

當下現狀:服務器關停

原因分析:直播熱潮下,現場音樂的直播也迅速成為風口,當時無論是樂視音樂、騰訊視頻之間的流量競爭,還是斗魚等泛娛樂平臺入局現場音樂直播,用戶搶奪的成本越來越高。獨立公司如果沒有巨頭的資本和資源加持,僅僅依靠獨立音樂樂迷,很難支撐起一個獨立直播APP的發展,再加上隨后融資環境急轉直下,及時關停止損是對的。

閱讀舊文:野馬現場完成A輪融資,汪峰之后黃曉明也來布局 “現場音樂內容”了……

11

Pogo看演出

現場音樂社交的互聯網化摸索遇挫

article_pic/20200116016028.jpg

記憶指數:2顆半星

品牌創始人:李志明

產品定位:中國音樂現場綜合服務應用

推出時間:2015年

其間的發展:Pogo在2013年末由視襲音樂出品,覆蓋超過500個演出場地,超過4000組樂隊和藝人的10000多場演出信息,并擁有關于藝人和演出的詳細介紹,垂直于現場音樂受眾。2015年,摩登天空官方宣布投資Pogo,并與Pogo出品方視襲音樂成立合資公司,共同打造中國最大的音樂現場在線服務平臺。

當下現狀:合并入 “正在現場”APP

原因分析:熱愛現場音樂的年輕人有社交需求,但單一的社交服務難以沉淀用戶價值。樂迷購票是剛需,把用戶沉淀到一個平臺,及時止損是對的。

閱讀舊文:Pogo看演出創始人李志明:音樂創業是種姿態

12

樂流與Flow

語音控制與極簡音樂APP的試水

article_pic/20200116052824.jpg

記憶指數:2顆半星

品牌及產品負責人:呂騁

商業模式:渡鴉科技是一家以藝術驅動的科技創業公司,主項目名叫“Flow”。公司對Flow的官方介紹是“下一代聊天工具,未來操作系統雛形”,還曾開發過一款基于語音控制的極簡音樂播放器“樂流”,十分驚艷。

推出時間:2014年11月

其間的發展:2014年4月,Flow項目在36Kr與微軟創投加速器共同舉辦的WISE Talk活動上首次亮相,當場獲得真格基金王強的100萬美元天使投資,接下來的48小時內又確認了經緯中國的200萬美元的天使投資。

2015年5月,公司再次獲得了由DCM領投,經緯中國、真格基金跟投的千萬級美元A輪融資。

還是2015年,渡鴉科技在北京高碑店創建了自己的樂流錄音棚Flow Studio,作為音樂孵化器的基地,目標是幫助有潛力的音樂人完成第一首歌。12月,主項目Flow正式上線,用戶可在APP內,運用虛擬人工智能助手EVA,完成打車、聽歌、身邊以及導航四個核心任務。

當下現狀:Flow已關停。2017年2月,百度宣布全資收購渡鴉科技,呂聘攜團隊加盟,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總經理。2018年7月,因渡鴉音箱銷量不佳定位失誤等原因,百度確認呂聘離職。

原因分析:人工智能新世代,打造基于人工智能和新交互為基礎的下一代操作系統才是渡鴉科技的最終目標。樂流APP只是試水并非重點項目,隨著公司的變動,被關停也是注定的命運了。

閱讀舊文:融資1800萬美元,25歲的渡鴉科技創始人呂騁“無音樂,不極客!”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音樂創業, 阿里星球, 多米音樂,
分享按鈕
湖北快三购买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