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年度盛典:直播間里的“圈層偶像”與“職業歌手” | 洞察

葛杰晨  | 音樂財經CMBN |  2020-01-09 09:42 點擊:
【字體: 】   評論(

5G即將到來,未來的直播行業會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article_pic/20200109024258.jpg

共350多萬人次同時在線觀看,1月7日,一年一度的陌陌年度盛典在南京成功落下帷幕。

在2019年度的總結性時刻,陌陌直播平臺此次邀請到了歌唱界的多位藝人前來助陣,并向來自全國各地的主播們頒發了十余項大獎,包括最佳女主播、最佳男主播、最佳新秀獎等。

其中,號稱直播界的“大賞”——娛樂賽道的冠軍“榮耀之王”的獎項在經過一番十分激烈的角逐后,被主播葉哥收入囊中;魅力賽道的冠軍則是被女主播茜小茜摘得。

除獎項之外,“藝人+主播”的舞臺合作模式也再次出現在了今年的直播舞臺上。騰格爾與《燃燒吧!少女》節目中眾主播們的“大叔與少女”合作舞臺;主播葉哥與寶石Gem的《野狼disco》合作舞臺等。

在各行各業都主張“跨界”的時代,主播成為職業歌手,職業歌手入駐直播平臺的現象逐漸增多的背后,實際反映出的是職業歌手與主播歌手之間的差距逐漸縮小、界限日益模糊化的行業趨勢。

在C端用戶所接觸的內容越來越豐富、和對于內容的選擇權越來越大的背景下,音樂行業和直播行業都正在被新的“粉絲關系”影響和重塑,與音樂用戶選擇為自己喜歡的偶像而“氪金”的行為相同,直播間里的粉絲也變得愿意為自己“喜歡”和“陪伴”的“好內容”而付費。

主播月均薪資9000元+

直播職場競爭力不斷增強

如今,一系列數據報告結果告訴我們:主播已然成為常態化的職業選擇。

在職業收入方面,主播的職業平均薪資超過本科畢業生近3000多元,對于人才的拉力不可小覷。根據智聯招聘在2020年1月份發布的數據報告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的直播行業平均月薪達到了9423元,而2019年本科畢業生的平均薪資僅為5909元,一來二去間,兩者的差額甚至是許多外地求職者們兩個月的房租費用。

除此之外,在近兩年企業裁員、員工降薪、生意不好做等聲音此起彼伏的背景下,相較于其他領域,影視行業“遇冷”尤其明顯。

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12月,一則“橫店群演改行做直播月入過萬”的新聞登上微博熱搜,引發了大眾對于影視群演和主播這兩種職業的激烈探討。新聞中指出,由于影視基地開機率的不斷下降,諸多“橫漂”逐漸開始轉行做直播,并有人月收入達一萬多。

所以,對于這些沒有名氣、物質基礎一般的素人們來說,成本不高但平均收入卻近萬元的直播行業便成為了他們的目標之一,或兼職或全職,做主播慢慢變成了越來越多人的謀生手段。

從2018年開始,直播的風口逐漸減弱,并隨著數百家中小型直播平臺關停和陌陌等大型直播平臺的不斷上市,網絡直播流量資源向頭部集中的趨勢愈加明顯。

根據《陌陌2019主播職業報告》顯示,職業主播在主播群體中的所占比重、和職業主播們的收入都呈不斷增長趨勢。其中,所占比重從2017年的27.6%、2018的31%、增長到了2019年的33.4%;2019年收入過萬的職業主播占比也從2018年的21%提升到了24.1%,甚至有11.8%的95后職業主播已成功為父母買房。

同時調查也發現,多數主播對于主播這一職業的未來發展十分有信心。83.3%的主播表示會在未來2年繼續從事主播的職業,其中87.6%的女主播表示未來2年會繼續從事主播職業。91.2%的職業主播表示未來2年會從事主播職業,79.7%的兼職主播表示未來2年會從事主播職業。


2019年12月23日,獲得陌陌直播平臺年度“十佳女主播”的頂頂、楊小蟲、等10人合力在全國的多家報紙上刊登了一則特別的廣告。用以感謝支持自己獲獎的粉絲們和回顧自己在2019年內所獲得的成長,例如舉辦碩士音樂會、發行多首單曲、成立了個人工作室、第一次擔任制作人、給媽媽買了一套房等等。

與演員、歌手等其他藝術類職業的走紅相比,主播們的走紅可以說是完全靠自己?!皫缀跛腥硕荚谕黄鹋芫€”的特性,促進它逐漸成為了許多懷有音樂夢想的人拓展個人知名度、積累粉絲、獲得更多上升通道的職業路徑之一。

5年翻33.5倍

主播與平臺之間的互相成就

截至目前,距離2014年12月陌陌成功赴美上市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年。

根據官方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陌陌的月活躍用戶為1.141億,2019年Q3季度的營收是5年前的33.5倍,高達6.228億美元,凈利潤為人民幣10.881億元(約1.522億美元),并已經持續19個季度盈利。

5年翻33.5倍,高速增長的背后是主播與平臺之間的互相驅動與互相成就。

陌陌作為國內的頭部直播平臺之一,通過舉辦盛典、巡樂會(回顧:陌陌現場巡樂會:主播職業化加碼,與流量消費的“雙向激活” | 案例池)、自制綜藝《燃燒吧少女》、出臺音樂人扶持計劃等線上線下精細化的平臺運作方式,已助力了多位有舞臺夢想的主播在獲得可觀收入的同時,完成自己的夢想。

“我們不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毕嘈糯蟛糠秩硕悸犨^甚至會唱這首火遍大街小巷的歌曲。但相信大部分人卻并不知道,演唱這首歌的陌陌主播大壯在走紅之前曾是一個混社會的不得志青年。

2016年眾多直播平臺興起時,喜歡唱歌的大壯在朋友的建議下踏入直播圈。次年6月,他參加了陌陌直播平臺為培育長尾主播而發布的“MOMO音樂計劃”,并成功從數萬名主播中脫穎而出,憑借著計劃的扶持政策,以一首《我們不一樣》而一戰成名。

對于大壯來說,似乎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夜之間。一夜之間爆紅,一夜之間實現夢想,甚至一夜之間跨越階級。

當平臺內越來越多如大壯一般的主播走出直播間、走出直播平臺,成功進入大眾視野時,作為在背后提供助力與支持的角色,平臺在贏得良好的行業口碑的同時,也可以因此而獲得相應的流量與收入。

根據陌陌2019年的Q3財報顯示,直播服務營收在整個企業總營收中所占的比重為73%,同比增長18%,達到了32.754億元(約4.582億美元)。直播服務營收的增長,主要原因在于各種產品和運營戰略的成功,促使不同群體的用戶消費支出的增加。

其中,用戶打賞與直播互動消費不僅是主播們的主要經濟來源,同時也是直播平臺最重要的營收渠道之一。

2019年第三季度陌陌的增值業務營收達到了10.646億元(約1.489億美元),同比增長了86%。增值業務包括會員訂閱服務以及虛擬禮物服務,其營收的增長主要是由于陌陌在近幾年為提升用戶的社交互動體驗而研發的諸多功能和更多付費方案,從而推動了會員數量和虛擬禮物業務的持續增長。

圈層主播破圈,成為主流明星

職業歌手成為主播,雙重身份常態化

“音樂直播”、“淘寶直播”、“游戲直播”……在2019年,擁有驚人帶貨能力和強粉絲關系的“直播”迅速替代“新零售”等詞成為了主流。這讓在過去這些年中或多或少都具有貶義含義的“主播”一詞搖身一變成褒義。

參加主流綜藝、為電影演唱宣傳曲、出席各大衛視平臺晚會,從主播變成主流明星的馮提莫;推出原創單曲、舉辦巡回演唱會、參演各大音樂綜藝,從直播平臺音樂人計劃走出的摩登兄弟;

在娛樂行業進入冬天和直播行業影響力不斷增大的雙重背景下,不僅有眾多如馮提莫和摩登兄弟一般的主播們借助平臺力量破圈成為了主流明星;另一面,曾經被社會價值觀捧在手心上的明星們也開始想成為直播間里呼風喚雨的金牌主播。

例如,流行歌手李明翰和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的青年男高音歌手大樂都十分熱衷于在陌陌進行直播,與粉絲們進行實時互動;除他們二人之外,職業歌手王呈章甚至摘得了2019 MOMO直播年度盛典總決賽金曲賽道季軍,由此可見,兩個行業間的交流正在不斷增加。

根據傳媒大學《2019中國音樂人報告》發布的結果顯示,音樂直播已經成為了音樂人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占比達16%,與音樂演出比例相當。

對于音樂行業來說,這無疑是一個驚人的變化。

article_pic/20200109093629.jpg

△數據來源:傳媒大學《2019中國音樂人報告》

截至今天,顯然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歌手把音樂直播視為了歌曲宣發與變現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渠道,直播本身在各行業中所出的位置和從業者們對待直播的態度也已在悄然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5G即將到來,伴隨著直播行業的正規化與職業化,之后會有更多人、更多機會進入這個領域,“大玩家”直播平臺們在產業中所扮演的角色將會更加重要,未來的直播行業也會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陌陌,
分享按鈕
湖北快三购买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