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拿了1850萬的音樂創業者姜樹:“初創公司需要布局,對賭你就完了”

董露茜 李斌  | 音樂財經CMBN |  2015-10-19 18:57 點擊:
【字體: 】   評論(

“樹音樂做了十一年,困難的時候特別多,喜悅的時候特別少,但就是這些困難讓我有了今天的智慧?!?/p>


樹音樂創始人、CEO姜樹2015年初完成了數千萬人民幣的A輪融資,目前正在B輪中,但鮮有人知的是,他在天使階段就拿到了個人投資者達1850萬元的資金,經營自己的獨立音樂事業。

姜樹長發,寬臉龐,眼神憂郁專注,嗓音略沙啞,鴨舌帽十幾年不離頭。初識時他一副生意人的樣子,話少。但真正坐下來聊了幾次后,我們才發現他是一個極度有熱情和表達欲望的人。姜樹是一個極好的采訪對象,對于一些問題,別人會避而不答,但他很坦然,熱情、觀點明確,不遮遮掩掩。

“我花了三年時間研究地產商,我覺得一定要跟大的地產集團談合作,談判很重要,一定要把租金壓下來,如果地產商是靠租金賺錢的,那就沒法談了。但我可以用內容作為交換,這樣的條件很多地產商都能聽明白?!?

姜樹對中國音樂財經表示,在產品線的部署上,樹音樂現在有藝人經紀、唱片、劇場、體育館、音樂節。目前樹音樂已經簽了差不多40個藝人,囊括周云蓬、胡德夫、野孩子、謝天笑、羅琦、子曰秋野、聲音碎片等中國獨立音樂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群藝人,未來樹音樂還會簽更多大牌的藝人,也會開始簽約培養一些有前途的新藝人。今年樹音樂還推出了全新的音樂節品牌——魔馬音樂節,姜樹表示,接下來樹音樂將繼續和地產商合作,繼續擴大旗下藝人的名單,繼續把音樂節辦下去。

姜樹還看到團隊在2015年快速擴張的過程中,由于缺乏經驗同時處理多項任務,累得人仰馬翻,但效果還是達不到他的標準。姜樹對我們感嘆,音樂行業人才奇缺,培養新人需要時間,團隊成長也需要一定時間。

姜樹說:“今年樹音樂團隊擴張和發展速度太快了,我及時地剎車了,雖然決策過程很痛苦,但是樹音樂一直是一家慢公司,做內容一定是慢的,而且你一定要以內容為王?!?

在樹音樂的部署中,姜樹有更大的雄心和計劃,姜樹生于1980年,還很年輕,樹音樂的目標是成為上市公司。面對一些上司公司的投資邀約時,姜樹會自信滿滿地說:“你們是現在的上市公司,我們是未來的上市公司”。

談到資本的作用,姜樹認為音樂行業創業者對資本的管控,并沒有那么爐火純青,所有今年成功融資的音樂公司都應該“嚴以自律、居安思?!?,資本也會擔心音樂公司是不是像互聯網創業公司一樣浮躁,在音樂行業的初建期,每一位拿到錢的創業者都要謹慎。

姜樹會專注地把獨立音樂生意經營下去,在他眼中,獨立音樂不意味著“不簽唱片公司、獨立制作”,獨立是一種精神,代表獨立思考,這種精神上的“契合”對于樂迷來說有極高的“黏性”,影響力可以持續一生。

當下受年輕人追捧的游戲音樂、動漫音樂、古風音樂,姜樹持“且看它三年”的觀察態度,但即使這些類型的音樂在市場上能夠持續火熱下去,他也不會去碰,“我不貪心,樹音樂能做的就這么多,獨立音樂在中國會持續吸引并影響一批真正有思考力的人,這是中國的精英?!?

中國音樂財經:樹音樂明年有什么規劃?

姜樹:我們明年會有更多的音樂節計劃,還會引進更多的海外藝人,明年還會做電子音樂節,主要是以國外的電子音樂人為主,我覺得真正國際水準的電子音樂節,一定要請大牌DJ,每個DJ的演出費可能要二三百萬。

我們會收購一些公司,類似社交軟件公司等;也會做線上、做票務系統、做衍生品售賣,把粉絲經濟用到極致,也可以玩APP或者亞文化群體社交軟件,我對這塊比較感興趣,而且我們做音樂節、演唱會、特別是搖滾氣質的演唱會,都會影響到這個群體。這都屬于精英文化,它不同于主流文化,有了社交平臺,大家可以更好的互動,同時它也是一個更好的內容聚合平臺,使我們的群體粘合性更強。

我們有了內容,可以自己拍,視頻版權也是版權,之前請了很多國外藝人在后山演出,很多現場版的錄音都是我的版權,我們不會像愚公移山那樣,它就是個場地,我要的是版權,未來把視頻拍好一點,這個項目的擴容性會更強。

中國音樂財經:融資方面,你會給創業公司一些什么樣的建議?

姜樹:拿到A輪還是要有謹慎思維,因為沒拿到A輪的公司不一定比你差,只是你先拿到錢而已。如果拿到的A輪資金不是很大量級的,這個時候對公司發展的速度要有一個很好的把握,產品的可持續性和可擴容性是不是堅挺?如果條件具備,拿到B輪自然不在話下,如果不是這種情況就很危險。不用擔心錢花完了該怎么辦,只要自己的產品足夠堅挺,自然會有人投你。

A輪階段更多是在布局上,而不是項目的單獨擴張,如果公司只有一個產品線,特別像我們這種內容公司,如果內容僅限于一項,就很危險,因為拿到錢之后,突然發現單品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必須有幾個產品線互相影響,這樣公司的擴容性會很強,B輪才有人繼續投。

在團隊擴張上不一定要多快,一定要控制成本,有很好的管控措施,這個時候真的要冰冷一些,成本管控好了應該就沒問題。即使在A輪階段公司的模式有些更換或轉型,也一樣可以拿到B輪。如果你的資本運營能力不夠強,這個時候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好的財務顧問,把未來的現金流、風險評估提前預估,這樣B輪肯定會來,如果不來,你的產品肯定是出了問題。

即使拿不到B輪,也沒什么可怕的,創業嘛,肯定有風險。如果B輪真的拿不到,而你對自己的產品又特別信賴,這個時候該精簡的要精簡,還是成本管控問題。也可以回到天使投資者那里補一補。前提是產品一定要過硬,團隊的綜合能力也要過硬。

中國音樂財經:天使投資就拿了1850萬,而且都是個人投資者,怎么說服他們的?分享一下你的融資經驗?

姜樹:天使投資人基本都是個人投資者,大家溝通好了就投,基本是談一個投一個。我不會跟別人講我是怎么吃苦的,就聊想怎么做,也講了行業現狀,好的部分不多,但未來會好,理由是什么,講清楚了這個錢拿過來就痛快。

當初天使也有特別有名氣的想投600萬,我拒絕了。因為他每年要20%的回報,我不同意對賭,我覺得對賭是一個特別不好的方式,在產業剛開始布局的時候,對賭會讓你為了完成指標,做一些跟產業布局沒關系的事情。初創公司是需要布局的,如果一味地為了完成指標,那就壞了。

一家上市公司之前也想投資我們,跟我談過三次,他們想占更多的股份,我不同意,我不可能給他們太多的股份,一定要大家分攤,我希望有更多的戰略資源進來。對方每次跟我談都很強勢,他們要求我必須讓步,我也強勢,我說,你們現在是上市公司,我們是未來的上市公司。

資本都是急功近利的,在互聯網時代,也可以理解。但我們是一家內容公司,做內容肯定是慢的,但一定是內容為王。拿錢也要拿得明明白白,要有定力,對自己負責,股權太貴了,估值越來越高,不能沖動,一定要忍住。

也不能什么錢都要,2012年在我最缺錢的時候,一個朋友介紹了一家挺大的廣告公司,是薛蠻子投的,準備給我投資,我當時真的很缺錢,汽車都當了,但還是被我咬牙拒絕了。當時談完走出來的時候,感覺心都碎了。

中國音樂財經:樹音樂做了十一年,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姜樹:樹音樂做了十一年,困難的時候特別多,喜悅的時候特別少,但就是這些困難讓我有了今天的智慧。我是金牛座,比較固執,但把這種固執的性格放在事業上,就變成了執著。不容易改變,穩定性更強,一直保持執著的狀態,成功也好,失敗也好,你的抗壓能力越來越強,這是創業的基本規律。

另一點就是不能驕傲,我到現在只做了樹音樂三年的CEO,之前我名片上的職務一直是執行總監,我們公司沒有總經理。因為之前我覺得自己還不行,我也年輕,在外面人家一看是執行總監,我干活也不會有人笑話,但如果是總經理什么都干,人家會覺得你這家公司不行,這也是一種示弱的方式。2012年公司有了投資人,我才給自己升職了,公司其他人才當上了總監。

中國音樂財經:你怎么看現在的音樂市場?與電影市場相比,音樂市場處于哪個階段?

姜樹:市場是中性的,在環境不好或其他生存條件不好的情況下,如果能找出很好的方案也能活下來。我認為中國的演出市場,特別是音樂節,所謂的亞文化、搖滾、民謠這類市場,依然處于初建期。

十年前,去電影院看電影的人很少,大家都在家看DVD,大部分是盜版,幾年后,我們去中關村買硬盤,里面可以裝千部電影,再過幾年,互聯網、視頻分享,大家可以免費看電影;而當DVD、硬盤都淘汰了之后,真正支撐中國電影市場的,是電影院、是院線、是線下體驗,你會發現,盜版替代不了主體,這就是電影行業的基礎配套。

電影行業刺激了很多環節的從業者,支撐的基礎設施有很多,從業者多了,行業里優秀的人自然就存在。

而音樂行業的配套市場還沒有建立,如果大家能堅持,三年后,我認為音樂市場會起來。比如線下體驗,中國現在一年有100多個音樂節,90%的音樂節做的都不專業,大家都不懂音樂節的運營理念,更多的是找一家贊助,然后開始采購藝人,而采購藝人也沒有標準,就是簡單的利益關系,做項目的人肯定賺錢,而真正投錢的人一定是賠的,這是有問題的。

比如恒大音樂節,他們的口號是“看音樂節像看一場電影”,這是一個特別嚴重的錯誤,看一場電影30元、60元,但電影院是可以COPY的,一部電影的放映周期可以很長。而音樂節花很大的成本采購藝人、舞美搭建、運輸等等,如果只賣60元門票肯定是死路一條。

中國音樂財經:你認為國內音樂節市場有哪些問題?

姜樹:很多國外的音樂節幾十年都很有秩序,希望國內的音樂節不要總做成現在這個樣子,西湖音樂節和張北音樂節,是一些行業人士在操盤,還好一些,我們這么大的市場,不能總讓一些門外漢來操盤,這樣的現狀一定要改觀,否則根本沒有持續性。

我們特別希望能有一家公司好好的做音樂節,同時也有很好的票務公司,可以有很好的線下體驗?,F在電影的票務系統已經有了,但音樂還沒跟上。大的票務公司,像格瓦拉,之前做電影,現在開始做音樂節,但因為沒有足夠的團隊,除了上海,其他城市做得還不夠。如果票務跟不上,會影響音樂節的項目品質,影響體驗,體驗不光是現場體驗,更多的體驗是方便快捷。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樹音樂, 姜樹, 魔馬音樂節,
分享按鈕
湖北快三购买技巧 赚钱网站 西甲超级杯 3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pk10qq群 东方6+1历史开奖结果 至尊娱乐官方下载app 最新多多棋牌游戏大厅 在线股票开户 斯洛伐克快乐8开奖 网络捕鱼有毒啊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