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自述:音樂創業是個坑,靠激情你就死了

董露茜  | 音樂財經CMBN |  2015-07-28 18:44 點擊:
【字體: 】   評論(

我們花了兩年時間,建立了一個版權的底層,是直接與音樂渠道簽約,而不是其它代理商再打包發給Believe這一類的版權代理機構,等于我們減少了一個中介環節,也降低了國內音樂人版權分發到全球的費用。

危機感在互聯網行業,沒有過多的樂觀,否則就是死。我肯定是很有憂患意識的,別人經常問:“你的競爭對手是誰?”我說你別問了,真的都是,我滿眼睛都是,誰不是???那我覺得,還好,在版權這上面我們開始建立壁壘了,未來十年我們往回看,在這個歷史過程當中,一個什么樣的產品才是音樂產業里必須的一個服務?所以,我心里還是有底,而且已經建立了一些壁壘。但我們還是很有緊迫感,要不停地跑,因為互聯網的核心內容就是這樣。

短期我們不可能什么都做得特別好,公司現在30多個人的團隊,我想先把最基本的版權服務系統這一套網絡做到最好。你不能謀殺音樂人,讓音樂人沒有收入,這個產業就變成負循環了。我們國家目前市面上所有的數字音樂產品,大部分上榜的,除了BAT是在買版權的,其他全都是盜版,這都是在謀殺音樂人。但是我相信政府的政策和這些在花錢購買版權的企業,一定會采取行動的?,F在已經到了一定得去解決版權問題的時候了。

我們也不可能和其他公司成為競爭關系,因為我們提供免費服務給音樂人,對吧?你平臺有的內容,看見音樂的平臺也有,沒問題。但是,平臺要把數據和錢給到音樂人,是吧?從這一點來說,我們做的有點類似音樂人工會了。音樂人平臺、媒體和版權服務,看起來現在有點雜,這只是之前我們在之前試錯的時候,沉淀下來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的關鍵是版權。就是說什么都有的情況下,其實,它就像一個混合動力的車子。我們有數據的連接,讓音樂人服務的體驗更好。倒不一定是說,因為你有數據,你就應該只是家數據公司。其實現在在產業上,要大融合,是科技技術數據服務的一個完整融合,我們只看一點,就是對音樂人來說,你是否提供了價值?而不是用傳統的框框來定義它叫什么。我覺得如果要定義,我們情愿叫它音樂生態公司,或者音樂服務公司。

我們花了兩年時間,建立了一個版權的底層,是直接與音樂渠道簽約,而不是其它代理商再打包發給Believe這一類的版權代理機構,等于我們減少了一個中介環節,也降低了國內音樂人版權分發到全球的費用,而且我們還免費。我覺得事情做成是最重要的,你滿城忽悠,但是你的主要用戶體驗你的產品覺得你很差又有什么用呢?我會覺得做出事情來讓人會有感知,那就會有真正的價值。而且音樂是一個戰略級別的入口,很多互聯網巨頭都會去做,我沒有必要出來到處吆喝。

版權合作方面,我們完全是開放的心態,音樂人設定多久時間都可以,UPC、ISRC的版號我們全部免費給音樂人,我們也是國內唯一通過DDEX全球發行標準去做發行的。此外,音樂人可以選擇哪個渠道是獨家的,音樂人完全自由決定哪些渠道上、哪些渠道不少,而且音樂人自己擁有版權,我們只是中間力量,相當于一個樞紐,匯集獨立音樂人的作品,再分發到全球去。

目前我們這個服務是可以和Kobalt比肩的,Kobalt沒有中國市場。為什么我們能把Kobalt沒做的做了呢?一方面是因為國內的版權不規范,中國市場的渠道又特別碎片化,它一個外來者看不明白,另一方面,需要有SP證,它拿不到許可也做不了。

版權分發我們建立了一定的門檻,這事看起來簡單,其實很復雜,你要數字化去對接別的音樂渠道的后臺,這需要深度談判,聯合開發才能在技術上對接上,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國內我可以告訴所有人,版權都是通過中介機構做的。2013年,在IDG錢還沒來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和國外的音樂渠道在溝通這件事情了。國內沒有誰有花這么長時間,一個個溝通,一個個去聊,真正扎扎實實做這件事情。我可以毫不謙虛的說,我們的版權分發系統已經非常強大了,而且現在還有很多國外的廠牌通過我們走到國內。德國的Rebeat、美國的Dashgo、歐洲的KVZ、LabelEngine、法國angelsweetrecords、加拿大soulier等數字音樂整合商,都在使用星球發行的服務,現在就是通過我們進入大中華區市場。

在三大唱片手上的版權已經既定成型,我們管不了,但我們的目標是所有的新興版權,我們以極低的成本去搜集,是不賺錢的,但已經開始產生收入了?;ヂ摼W就怕你做得太早,我們從整個預判來說,因為移動互聯網的到來,碎片化的時間越來越被占有,通訊、新聞、視頻和音樂一定會推動這一切向前發展,所以我認為我們那時候選擇做版權系統是對的?,F在第一步我們已經驗證了想法,做成了系統,獲得了營收,我們甚至都有了廣告營收。

我們2013年開始創業,創始人團隊都是來自土豆藝術、運營、市場部門專業的互聯網人,做得蠻久的,四個合伙人,還有一個來自鳳凰音樂的媒體人幫我們做媒體內容。我們公司是全員持股的,從我個人來說,我很早就已經沒有財務自由的追求了,我個人也不是特別在意這些事情。所以還是想成一件事,唯一的目標就是贏。其實創業說起來很刺激,但真正每天面對365天,更多還是實際一點點的小事情,不是激情就能夠把事情做成的。

現在創業的時代,我的建議是,第一,對于音樂創業公司,一定要從未來往回看,從未來看現在。從音樂行業的發展趨勢大概會發現,什么會成為音樂行業中最需要做的事情,我覺得這種思考很重要,不要沖動地盲目創業,因為音樂創業的坑非常深。第二,側重去做一件事情,很窄的、極細地側重切入一件事情。比如,只做搖滾,只做電子,只做民謠,應該是有機會的,極其深入地去把細分市場做透。 第三,一定要有非常強的團隊,牛仔在這個時代已經是無效的了。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看見音樂, 沈佳, 土豆, IDG,
分享按鈕
湖北快三购买技巧 股票查询00072 qq分分彩计划网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码件是什么意思 金色旋风网赚论坛 贵州微乐麻将下载 600086股票行 大地棋牌下载地址 炒股app企业 九游棋牌3期